由后者手上发出一股细微的绿色能量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04 05:11   浏览:
正文

晚上。“蒙哥、无兵,你们来到赤家堡以后有没有觉得什么怪怪的?”小风躺在床上,看著洞穴的顶端,若有所感地说。他们被分配的这个房间有十多坪的大小,三张床外加一组桌椅,比在客栈的感觉差不了多少。“小风,感觉到什么就说,我对你的感应可是佩服得很!”蒙哥停下手中的酒杯,爽朗地说著。而一旁的柳无兵原本在盘坐冥想,这时也张开眼看著小风。“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这里的一切设备都好像天然生成的一样,你看你坐的桌椅与地面完全接合在一起,就象是由地面长出这一组桌椅一般,就连我们睡的床也是如此!”小风起来坐在床边,然后目光一边缓缓地扫过房间的所有物品,一边述说。“不止是房间里的家具,就连这个房间,通往这里的通道,我们要表演的广场等等,都没有任何斧凿的痕迹对吧!”柳无兵似乎知道什么,微笑地对小风说。“原来是真的!我还以为是谣言哩!呵呵呵呵!”蒙哥先看看眼前的桌子跟椅子,然后冒出莫名其妙的一段话。“什么是真的啊?”小风疑惑地问道。“我曾经听说武森是由活的树木所构成,举凡房子,城堡等大型设施的都是直接用树木来组成,本来我并不相信,但是看到这里,却让我想起这个讯息!”蒙哥赞叹地说。“你说的不完全正确,小风,你还有感觉到什么呢?”柳无兵若有所指地问小风,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柳无兵自然知道小风拥有敏锐地感应力,只不过没有实际体会过,这时当然想试试小风。“其实刚到武森时,我就觉得这里被一层绿色的能量包覆,但是进入赤家堡,这种能量更为浓厚、强烈,我想这里应该是那种能量的起源吧!”小风边整理自己所收到的讯息,边陈述出来。“果然厉害!”柳无兵赞叹地说著,然后站了起来,一手摸在木质的墙壁上,也不见他有什么发劲的动作,墙壁就这样凹了下去,感觉就像未乾的黏土被压了一个洞的样子,只是,木质的墙壁明明就是坚硬的质感,就这样轻松地凹下去,格外地让人感到一种怪异的不协调感!“好小子,这招是什么名堂?”蒙哥边说边摸著凹下去的墙壁,令他吃惊的是,凹下去的部分宛如天生就是长成这样的形状,原本的木纹顺著凹下去的位置延伸,并没有任何因为压迫所造成的断裂或变形,而且蒙哥还用手敲一敲凹陷的地方,确定是坚硬的木材。“这就是仙道吗?”小风从柳无兵刚刚开始动作时,就发现原本均匀笼罩这里的绿色能量被后者的动作牵引,当柳无兵轻轻一按时,由后者手上发出一股细微的绿色能量,迅速带动周围同质的能量,将墙壁的木质部分活性化,就好像那里的木头突然活起来一样,随著柳无兵的动作,自己缩进去!“蒙哥,你应该知道武森有东方仙道护持吧!”柳无兵再度回到床上,不答反问。“何止仙道护持,武森本来就是延伸东方文化的城邦,这里的人也都是以黑发黑瞳的黄种人为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哩!”蒙哥似乎对这种超出自己所知领域的技巧产生了兴趣。“不急啦!我会说的,这些日子我也有探查到一些资料,刚好跟你们印证一下,以布鲁法联邦来说,各城邦不是都有学院吗?这里怎么都没有看到过呢?”柳无兵似乎故意吊两人胃口,又扯到别的地方。“笨,这里的学院就是那五个帮派,五个帮派分别代表五种流派,这好像就跟你的仙道有关,你来解释吧!”蒙哥对柳无兵的举动已经感到有些急躁。“好啦!别发火,这里的五帮,白、黄、蓝、乌、赤,正好与仙道中的五行暗中契合,不过经我调查,只有赤帮是真正修习五行仙道,其它白帮是刀法、黄帮是掌法、蓝帮是拳法、乌帮是剑法,各帮各有所长!”柳无兵笑著说道。“那跟五行暗中契合是什么意思啊?”小风忍不住插嘴。“五行分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而这五种元素又以五个颜色来代表,金是白色、木是青色、水是黑色、火是红色、土是黄色,所以正好跟五帮的颜色一样!”柳无兵条理分明地说著。“好奇怪喔!水为什么是黑色的?”小风疑惑地问道。“……因为……你潜到湖底什么都看不到,所以是黑色的啊!”柳无兵明显地讲得有点心虚。“不过五行的五种元素跟四大元素又有什么关系呢?”小风四大元素就已经无法搞定了,现在又有五种,虽然有三种重复,但还是多了两种,让他忍不住抓抓他长满红毛的脑袋瓜。“……看来,小风你的基本魔法学得不够喔!”柳无兵略带取笑地看著小风。“无兵你就解说一下,我对魔法也研究不多!”蒙哥突然脸露尴尬的笑容。“……算了,其实对魔法我也知道一些而已,除了光、暗两种以外,基本上是分为四大元素,地、水、火、风,然后由四种再延伸出,爆、森、雷、冰,总共八种。而森就是五行中的木了,另外金则被划分到土的分支去!这是后来的魔导公会所划分的;只是我们仙道略有不同,仍然以上古流传下来的五行为依归!”柳无兵摇摇头说道。“喔!这样到底谁才是对的呢?”小风持续追问。“没有谁对谁错吧!一切都是由自然的法则中演变出来的,只不过每个人撷取的部分不一样,所以运用出来的方式也不同,只要回归到自然之中,一样都会回复到最原始的状态吧!”柳无兵一副故作神秘的样子,让一旁的蒙哥差点想要一拳揍下去。“好深奥喔!”小风忍不住又开始抓头了。“有什么好深奥的,这不过是老夫教他的一点皮毛罢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新元七八七年五月十七日一名五岁左右的男孩正在洁净的凤翔溪上戏水,虽然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体又瘦巴巴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不过黑色的眼瞳恍若无尽的深潭般,有著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突然,水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泽,男孩好奇地走过去,从溪床中找出刚刚的发光物,一柄精致的十二公分长剑,看起来像玩具一样。“哎唷!”想不到这像玩具一样的东西竟然锋利无比,一不小心男孩手指就被割伤,马上鲜血滴下。“可恶的东西!”男孩愤怒的把玩具剑丢往溪里,然后把受伤的手指放到口中吸吮。结果令人惊异的一幕发生了,玩具剑不仅没有落入水中,还发出淡淡的光芒飞回来男孩面前。“鬼啊!”男孩惊讶的大喊,掉头就跑。“死小孩!给我站住!”一个比男孩更稚嫩的声音从男孩背后传来。男孩也不管,用著吃奶的力气全力往前冲。也不知道跑了多远,男孩累得坐在地上,喘嘘嘘的。“看你还跑去哪里!”稚嫩的声音再度由男孩身后传来。男孩吓得转身,只见一个十五公分不到的小婴儿竟然浮在空中,脸上还带著成年人才有的那种耻笑表情看著他。“你…想…干什么…”男孩对这种超乎常识的际遇忍不住颤抖起来。小婴儿声音稚嫩,但表情却又像饱历风霜的老人一般多变,淡淡地说:“没干什么,不用紧张,只不过以后要跟你一起生活而已!”“什么!”男孩一脸惊讶。“你用血帮我开锋了, 棋牌游戏电子平台当然我们就要在一起了!”小婴儿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男孩一脸纳闷。“我是修仙道的道人, 真人电子棋牌网站宁致远, 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不是什么鬼怪, 澳门最新线上赌博游戏大全附身在这柄新巨阙上也是不得已的……”“就这样,这个老家伙就巴著我不放,一直到现在!”柳无兵满脸无奈的表情,把现在浮在半空中的神秘老者的来历跟伙伴介绍一下!其实宁致远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修道士,强横的功力也算一绝,由于刚炼成元婴(以本身真元凝炼出跟身体一样的分身),得意的以元婴出游,却遭到友人陷害,导致肉身毁灭,危急时只好凭依在自己炼成的法器新巨阙上,就像进入龟息一般,直到有人以精血将封印的新巨阙开封后,他才能依靠此人的精血神识不散,不至于魂飞魄灭,至于他的外貌,经过十几年的修练,已经回复到原本的模样了。而当时的柳无兵,是个无父无母的小乞儿,身体虽然瘦弱,但还很健康,经过宁致远的调教,反倒练成一身不错的技艺。“真好,老伯,可不可以也教我仙道啊!”小风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对于仙道的神秘,让他想一探究竟,而宁致远跟他以及蒙哥其实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前几天就遇过了,不过当时宁致远只是出来晃晃,耍了小风跟蒙哥一下后就不见了。现在出现的宁致远,身上穿著青色的袍子,胸口绣了个太极图,身型虽然只有不到二十公分,但是长须冉冉,感觉就跟上古流传的仙人没什么两样,不过,这纯指外观!“呵呵!小家伙,你以为老夫教的东西是那么廉价的啊!”宁致远一开口,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马上变了形,反而像个老痞子一样。“老头,差点忘了,上次的帐还没跟你算!”蒙哥在宁致远上次出现的时候,被神出鬼没的后者整了个鸡飞狗跳,但是总是抓不到个影子,让他有气没地方发,这下可找到肇事者了,当下老拳一挥,却被宁致远小小的指头挡住。除了柳无兵外,小风跟蒙哥都大为惊讶,蒙哥不信邪,连连出了好几拳,结果宁致远动也不动就用一根手指全挡下了,虽然蒙哥没有运用功力,但以他兽人族的蛮力也会让一般人承受不住,结果对方轻轻松松地用一根手指接下,让他有种深不可测的感受。而一旁的小风则发现宁致远以一指为接触点,将蒙哥拳上的力量藉由四周的风散掉,两者成为一个巧妙的平衡状态,所以蒙哥即使再使用更强的力量也无法造成改变。“可恶的老头,再吃我一拳!”蒙哥虽然知道眼前的老人实力高强,但是他就是咽不下那口气,猛然催动体内两股渐渐融合的力量,身上也渗出淡淡的黄光与红光,企业动态庞大气劲的一拳毫不取巧地直击宁致远。“好!想不到你这小子有这样的水平!”宁致远收起轻视的笑容,双手各出一指,顶住蒙哥的直拳,而且一碰即分,强大的力量立刻把蒙哥震退了三步,前者也趁力量融合不全的状况下,双手一分,硬是把两股初步融合的能量分扯开来,迅速散到身边的气流中,只是蒙哥的力量虽然只有初步结合,但是一猛烈、一浑厚,两种不同力量的转换,让宁致远无法像一开始那样轻松自在,导致部分能量脱出控制范围,即将造成这间房间的浩劫!旁边的柳无兵此时迅速地右手拈指成诀,带动此处丰盛的木之能量将宁致远没化尽的少许能量包覆、消弭!另一旁的小风则是切到另一股未散溢的能量处,右手伸出一指,正好击中能量的端点,并且学宁致远般,带动风的力量将那股能量化掉;只不过虽然有化掉部分的能量,但是手指还是被震得发麻,身形也退了几步。一切的动作都被宁致远看在眼里,只见他微笑地说:“小伙子不错,想不到你这一拳,老夫的‘分金指’竟然化不干净,的确不凡;不过,老夫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拥有这么奇怪真气的兽人族呢!”蒙哥使上七分力道的一拳却被对方身形不动地化解,虽然还是有部分真气脱出对方控制,但是这份实力已经让蒙哥甘拜下风,况且对方也没了之前的藐视之意,蒙哥也不好再计较。蒙哥语气转为崇敬地说:“见笑了,老人家如此精妙的技术,令我大开眼界!”宁致远知道蒙哥无意讨论自己身上的状况,也不追问,略有深意地看了柳无兵一眼,然后转向小风说:“小家伙,刚刚那招使得不错,虽然不是很纯熟,但已经有几分味道了,你想学仙道是吧!”小风一听到“仙道”两个字,一个头马上如同捣蒜般点个不停。宁致远心情大好,愉悦地说:“呵呵!不错,算你识货,不像某个人脑袋装石头,硬的很!有空我们多聊聊!”旁边的柳无兵抗议地“哼!”了一声,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武森城的一角。近百坪,挑高七公尺的广大空间,一百多个全身穿著红衣,胸口绣著恶鬼面具的男女以中间的走道为界线分成两边,一同躬身呼喊:“恭迎专使!”一名女子婀娜多姿地走在走道的地毯上,后面还恭敬地跟著两个一样穿著红衣的中年人。“全都免礼吧!”女子的声音十分轻柔,还隐含一种撩人的媚惑,加上她一身白瓷般晶亮的肌肤,如同要破衣而出的傲人胸部,以及感觉几可一握的纤腰,让抬头注视的男性全都不由得咽下一口唾液,而且不自在地掩饰身体的异样!“呵呵呵……你们都退下吧!”女子对于部属们的反应十分满意,嘴角扬起一丝邪笑。百多个红衣人井然有序地,由两侧雕刻著拥有两只弯角的厉鬼头像口中退去,而此时一个年轻的红衣人,不舍地忘了女子一眼,然后才退去!女子不经意地拨弄了一下一头的黑色长发,额头上在这时露出了一个小巧可爱的黑色突出物,一旁留下来的两个中年人看到那黑色的突出物眼睛顿时一亮,似乎确定了什么一样!“要你们注意的对象现在如何了?”女子娇声地说道。“启禀专使,目标已经迁入赤家堡了,我们现在已经无法进行监视了,所以资料很有限……不过,相信对头们也是如此,我们只要多注意,再配合探子进去渗透,一定可以达成目标的!”中年人低头禀告,眼光却不由自主地飘到女子白皙的肌肤上,由于女子穿著一身鲜红的服饰,手套、胸衣、超短裤、长筒靴,性感暴露的装扮让她诱人的身材更加突出,让两个中年人心头直发热!“这么有把握!那……就看你们的表现罗……李处长、王副处长,你们两个脸怎么这么红呢?……心脏也跳得很快喔!…需不需要小女子帮你们纾解一下心情呢?”女子边说还边移动身体,让如同无底深渊的乳沟显得特别突出。“不敢……不敢劳驾专使,没事的话,小人先告退了!”两个中年人象是说相声般,紧接著说出这段话,而且两人此时背部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只因为他们想起了有关女子所谓纾解的谣传!“呵呵!这样啊……那就不吵你们了!……对了,刚刚那个舍不得离开的年轻人,等等叫他来我这里!呵呵……”女子像似取笑两人的无胆般,娇笑传遍整个大厅!两个中年人相视苦笑,对于能闪过女子的钦点,心中有些落寞跟庆幸,而对被点中的年轻人则只能默哀!当天晚上,处于武森城防御阵法中的能量聚集点─赤家堡格外的热闹,因为有好几处的警报系统被触发,引起赤帮守卫们的注意,可是都没有找到对方的踪迹!但是从这一天以后,同样的情形就没有发生了,只因虽然能闪过守卫的追缉,却无法避开赤家堡经由仙术所布置的机关,所以这样的潜入行动根本没有实质的意义!隔天。赤刻名继续带著一行人参观赤家堡下面开放的空间,不过三吐西塔却没有一起去,而是留在广场指挥赤帮跟紫魂商社拨给他的人马进行会场的布置。“赤大哥,听说十大高手中的赤子前辈是你们的长辈是吗?”小风好奇地问道。“对啊!怎样呢?”赤刻名看著小风,对于后者询问这个全武森都知道的答案有点疑惑!“那赤子前辈在武森罗!”小风两眼放光,一脸兴奋地问道。“呵!你误会了!赤子祖师爷跟我们赤帮有很大的渊源没错,但是这不代表他老人家就会落脚在这里,其实以他老人家的个性喜欢云游四方,所以谁也不知道他的下落!”赤刻名边走边说,脸上露出浓厚的孺慕之情。“那赤大哥你有见过赤子前辈吗?”小风继续问道。“我哪里有这份荣幸呢!我只是个小小的帮众而已,连帮主也没见过他老人家几次,更何况我们呢!”赤刻名明显有著落寞的表情。跟在后面的数人,原本也想知道名列十大高手的风采,听到此处也不禁有点失望。“十大高手,到底有多厉害?有弁庆那么强吗?”芯突然冒出一句。“弁庆是谁啊?怎么跟十大比?”赤刻名望向语气平淡的跟冰一样的芯,虽然对后者口中的名字有点不屑,但是基于对美女的尊重,口气并没有十分轻蔑。“据传说来看,弁庆与十大可能差不了多少!我可以感觉到那时弁庆根本没使出全力!”蒙哥是在场最有资格这样说的人,一方面他对十大的传言比小风几人熟悉,再者当时他也在场,深深了解弁庆的恐怖!“哥,听你的口气好像跟那个弁庆交手过,他到底是谁啊?说给我们听听啦!”琦月已经被勾起好奇心了。“前面是我们赤家堡有名的餐馆─闻松阁,大伙进去休息一下,也可以让古亚大哥说一下那个名叫弁庆的事迹!”闻松阁也是由赤家堡中挖出的空间,只不过与广场不同的是,这里是靠近外面的部分,所以还有好几个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加上全阁也都是由木制的家俱构成,有种风雅的气氛。赤刻名带领著一行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在微弱的光线下,可以看到外面由不知名的树干经插枝生出的红白小花,加上淡淡的雾气,有种身处幽谷的错觉。“哥,快说吧!说说那个弁庆的事情!”琦月一坐下来就追问蒙哥。“古亚大哥,我也很有兴趣,可以见告吗?”瑰日也被引起的兴趣,难得地发问,而紧跟一旁的莹星也可爱地直点头。“蒙哥,你就快说啊!我很怀疑那家伙会有那么厉害!”没与弁庆接触过的柳无兵一直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在美女前表现,这几天已经有点郁卒了,这次美女们的注意力又被蒙哥吸引,让他有点急躁!“弁庆真的很厉害喔!我跟芯当时都在场呢!”蒙哥还没开口,小风倒先说了。蒙哥自然也不想放弃在美女前表现的机会,赶紧把之前跟弁庆对战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出来,说到惊险处还引起琦月与莹星的惊呼!这些天相处下来,其实大伙对彼此的实力都仅于猜测,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小风那样有精准的感应力,所以心中都存有相当的问号!而听到与弁庆那一战后,柳无兵与瑰日三姊妹对小风三人的实力有了初步的了解。“一举击败五位将军联手,轻易破坏黑魔塔,如此实力竟然还未见底,的确可以与十大高手相提并论,只是为何从来没有人提过呢?”柳无兵提出所有人心中的问题。“在那之后我们失散的朋友─古柏亚有跟我提过,在三百年前,魔族的国度─奈落有发生一件惨案,有个人在一夜之间毁了三座魔族的城市……那个人……据说也叫弁庆!”蒙哥似乎想到古柏亚仍然下落不明,语气有点落寞!敏锐地小风马上拍拍蒙哥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会是同一个人吗?三百年耶!而且一夜三个城市,有可能吗?”娇嫩的声音由怯生生莹星口中发出。“这的确有点不可思议,以现在的城市分布来说,每个城市距离至少都有四百公里以上,奈落城市的分布更是比人族的城市遥远,少说都有七百公里以上,如此的距离要毁掉三座城表示一晚要横越一千四百公里,真的有这么恐怖的人吗?”稳重的瑰日也忍不住心中的讶异。“对于真正的高手来说,三百年只是小意思,到了那个层级,已经没什么年龄限制了!而要飞越这么远的距离也不是不可能,像高等魔法中的御空术,只要使用者能力够的话就有办法达到那样的速度,而我们仙道中的御剑飞行也有相同的实力!”柳无兵为了展现知识,脸带笑容地为莹星跟瑰日解释,不过莹星一看到前者略为靠近,马上又躲到瑰日背后去,让柳无兵有点哭笑不得。“柳大哥说得没错,据我所知,就我们祖师爷来说,至少有五百岁了!”赤刻名赞同地说。此时,服务人员把刚叫的小菜跟饮料分送给各人。小风正准备拿起他喜欢的碧可丝,突然感到被监视的感觉,转头望向窗外,但那感觉马上消失,让小风有些疑惑。“怎么啦?”琦月好奇地问小风,这次琦月被拉来跟瑰日一起坐,所以没机会使出惊人之举。“没事!大家吃东西吧!”小风甩甩头,不再望著窗外。“风,想不到你的头发是因为伊弗利特的关系,真想看你原来的样子!对了,过了这么久,牠醒了吗?”琦月依然对小风最有兴趣,双手撑住下颚,一双不同颜色的眼珠直盯著小风看。“我不知道呢!”小风忍不住抓抓头,然后想到什么似的转向蒙哥说:“蒙哥……”“嗨!你们都在啊!真好,我还怕找不到你们呢!”

  新浪娱乐讯 据港媒报道,去年7月退伍的韩国32岁男神金秀贤,今年签约表哥有份投资的新事务所Gold Medalist,最近正与女星徐睿知合演tvN新剧《虽然是精神病但没关係》,剧集将于下月首播。

,,pt视讯游戏网投平台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ag捕鱼游戏投注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